去年5月,徐媽在縣城發起了一場名為《我們的幸福生活》的攝影展。

從手機、微單、單反到航拍器,半路出家的徐媽無師自通,逐漸成了一名攝影發燒友。

《龍柚熟了》正是他們的首秀。

聚合更多公益力量儘管對於自己的計劃頗有信心,但半路出家的徐媽,以及這個年輕的團隊,還是遇到了不小阻礙。

「公益不僅僅是有錢大老闆的專屬,普通人同樣需要參與的渠道與平台。

「每天起早貪黑,翻山越嶺,比職業電影人還累。

在長泰大大小小的公益場景中,幾乎都能看到她扛著長槍短炮穿梭在人群中的身影。

」徐媽在走訪時發現,傳統農業是阪裡鄉的優勢。

「阪裡產業基礎薄弱,幾乎沒有工業項目。

攝影展的成功,為徐媽探尋公益新路徑找到了新方向——將時興的微電影表現形式與公益事業相結合。

「經常有人質疑我們,說我四十年 電影/時尚帝國合約的開始/時尚帝國合約的開始 電影一把年紀了還要拍電影,純粹就是玩票,瞎折騰。

但今年,許紅賓家的2000餘顆柚子,給他帶來了近2萬元收入。

徐媽的計代號:鐵鉻行動/使徒行者 影評/使徒行者電影版劃是,通過微電影的形式,講述阪裡農業的故事,從而擴大農產品知名度,打開銷路,實現精準扶貧。

但由於缺乏推廣,當地特色農產品大多處於「養在深閨人不識」的尷尬境地。

微電影扶貧計劃阪裡鄉是徐媽微電影扶貧計劃的第一站。

今年6月,他們的處女作《新長泰人之張師傅的家》上線。

」周宇說,為了體現本土特色,他們的微電影大多選擇當地「素人」作為演員。

但他也坦言,要講好長泰故事,光靠外來力量還不夠,更需要本土參與。

「比起直接物質資助,更重要的是讓他們能夠自食其力,體面地工作,有尊嚴地活著。

」徐媽期盼獲得更多的理解與認同,更希望匯聚更多力量,助推公益事業。

眼下,周宇正在準備參加即將舉行的海峽兩岸微電影節。

徐媽的計劃是,通過微電影的形式,講述阪裡農業的故事,從而擴大農產品知名度,打開銷路,實現精準扶貧。

微電影扶貧計劃阪裡鄉是徐媽微電影扶貧計劃的第一站。

經過幾番選址,他們決定在當地石門寨取景。

從手機、微單、單反到航拍器,半路出家的徐媽無師自通,逐漸成了一名攝影發燒友。

徐媽認為,公益不應該是孤獨的,她希望有更多的同盟者。

也就是這時,他們與徐媽相遇。

但今年,許紅賓家的2000餘顆柚子,給他帶來了近2萬元收入。

「公益不僅僅是有錢大老闆的專屬,普通人同樣需要參與的渠道與平台。

」最初,徐媽感到心寒,但慢慢地,她開始從容面對非議。

絕大部分年輕人外出討生活,留下老弱病殘,都成了貧困戶。

「微電影創作與傳播,能夠有效提高當地農產品知名度,但要真正扶貧,還需要解決產銷全套問題。

在周宇看來,這些別具特色的本土產品及其背後的人文歷史,本身就是一個個潛在的大IP。

「有別於以往苦難的視角,溫情的呈現同樣打動人心。

在那之前,她走訪了當地30多個殘疾人家庭,用鏡頭記錄下了自強不息故事背後,家庭給予殘疾人不離不棄的關愛。

為此,先前拍攝的素材不得不作廢,他們重新修改劇本,選取演員,從頭進行拍攝。

他希望能夠有更多的渠道,推廣扶貧微電影,從而進一步提升傳播效果。

」徐智心說,微電影扶貧,是一個系統性工作,不僅需要挖掘本土故事,還需要做好後續市場對接工作。

她曾在朋友圈寫下這樣一段文字:「為了表現長泰之美,我玩命直播男主角/玩命直播女主角/玩命直播 維基們翻山越嶺,起早摸黑,其間的辛苦難以想像。

這些都成為微電影中鮮活的素材。

去年,他們決定轉型,主攻微電影拍攝。

為此,徐媽和一幫年輕人組建了微電影扶貧團隊。

為此,先前拍攝的素材不得不作廢,他們重新修改劇本,選取演員,從頭進行拍攝。

這也是她公益生涯的起點。

未來,微電影與精準扶貧相結合的模式,還將走出阪裡鄉,在更多村莊落地。

她的最新計劃,是通過微電影這一載體,助推精準扶貧。

」周宇說,為了體現本土特色,他們的微電影大多選擇當地「素人」作為演員。

改變源自一部本土微電影《龍柚熟了》。

「這裡不僅有成片龍柚,還能夠俯瞰阪裡鄉的田園風光。

但漳州動漫土壤貧瘠,他們的創業之路舉步維艱。

2013年,她發起成立了一支志願者服務隊。

嘗到甜頭後,徐媽團隊有了更長遠的拍攝計劃。

最近,他們正忙著梳理阪裡鄉的特色農產品,希望打造出阪裡版本的《舌尖上的中國》。

改變源自一部本土微電影《龍柚熟了》。

攝影展的成功,為徐媽探尋公益新路徑找到了新方向——將時興的微電影表現形式與公益事業相結合。

機緣巧合之下,徐媽結識了一幫年輕創業者。

聚合更多公益力量儘管對於自己的計劃頗有信心,但半路出家的徐媽,以及這個年輕的團隊,還是遇到了不小阻礙。

長泰阪裡紅酒,在當地有數千年的歷史,原料取自土產糯米以及山間天然泉水,每年農曆九月至十一月期間,當地農戶便開始燒紅曲、浸泡、桶蒸、發酵等20多道傳統工序,釀造原汁原味的佳釀。

」徐媽期盼獲得更多的理解與認同,更希望匯聚更多力量,助推公益事業。

當地大樹鹼面、雷公筍、黑目筍等特產,也都被列入拍攝計劃中。

周宇希望,他們的微電影扶貧計劃能夠獲得官方支持,並希望長泰的有識之士,能夠共同進行劇本創作,攜手講好長泰故事。

春節期間,因為一位外來工演員要返鄉過年,影片拍攝中斷。

在徐媽的進一步對接下,阪裡鄉龍柚每公斤收購價超過10元,遠高於往年水平。

為此,徐媽和一幫年輕人組建了微電影扶貧團隊。

周宇還記得,在拍攝殘障兒童的戲份時,幾乎每個鏡頭都要拍上整整一天。

那一年,她剛剛從機關退休。

今年6月,他們的處女作《新長泰人之張師傅的家》上線。

2013年,她發起成立了一支志願者服務隊。

」徐媽說,經過3年多的發展,這支服務隊得以壯大,吸納了當地企業、學校、機關等各路志願者參與,「每一次志願活動,至少有百人共同參加」。

」周宇是微電影團隊的發起人之一,在他們的鏡頭裡,娓娓道出了一對情侶因為阪裡龍柚而結緣的愛情故事。

「每天起早貪黑,翻山越嶺,比職業電影人還累。

」這場公益攝影展在三天的時間裡吸引超過千人觀展。

「微電影創作與傳播,能夠有效提高當地農產品知名度,但要真正扶貧,還需要解決產銷全套問題。

絕大部分年輕人外出討生活,留下老弱病殘,都成了貧困戶。

「阪裡龍柚皮薄、汁多、味甜、果肉化口,更重要的是,它比文旦柚、琯溪蜜柚等主流品種上市時間都要早。

」徐媽說,石格、阪新、新春3個村莊曾大規模種植龍柚,但近年來,不少柚農轉而嫁接琯溪蜜柚,原因是籍籍無名的龍柚難以給他們帶來可觀的收入。

阪裡出品的龍柚是當地特產,但由於知名度比不上琯溪蜜柚,銷路不暢,加上經銷商壓價,柚農年收入普遍三四千元,長期徘徊於貧困線邊緣。

「有別於以往苦難的視角,溫情的呈現同樣打動人心。

「阪裡產業基礎薄弱,幾乎沒有工業項目。

《龍柚熟了》劇照東南網10月17日訊(福建日報記者張輝通訊員王凱瑛文/圖)許紅賓是漳州市長泰縣阪裡鄉的柚農。

在周宇看來,這些別具特色的本土產品及其背後的人文歷史,本身就是一個個潛在的大IP。

但他也坦言,要講好長泰故事,光靠外來力量還不夠,更需要本土參與。

這意味著在演員調度上,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與精力。

阪裡出品的龍柚是當地特產,但由於知名度比不上琯溪蜜柚,銷路不暢,加上經銷商壓價,柚農年收入普遍三四千元,長期徘徊於貧困線邊緣。

在那之前,她走訪了當地30多個殘疾人家庭,用鏡頭記錄下了自強不息故事背後,家庭給予殘疾人不離不棄的關愛。

阪裡龍柚是他們選擇的首個項目。

影片甫一投放,便讓阪裡龍柚一夜之間成了「網紅」。

今年69歲的長泰人徐智心是影片的發起人。

14年前,從機關退休的她選擇創業,並開始了公益探索,成了長泰人口耳相傳的「徐媽」。

她的最新計劃,是通過微電影這一載體,助推精準扶貧。

《龍柚熟了》劇照東南網10月17日訊(福建日報記者張輝通訊員王凱瑛文/圖)許紅賓是漳州市長泰縣阪裡鄉的柚農。

《龍柚熟了》正是他們的首秀。

探尋公益新路徑徐智心的公益探索,始於2002年。

當前,她正與廈門一家企業對接,計劃引進對方的技術力量,為阪裡鄉開發一款APP,並通過該平台解決農產品市場銷路不暢的問題。

閒不住的徐智心選擇自主創業,在長泰古農農場創辦了一家塑膠企業。

這也是她公益生涯的起點。

殘障人士是她最初關注的群體。

在徐智心的公司,殘疾人員工佔了大半。

「比起直接物質資助,更重要的是讓他們能夠鬼門開 影評/鬼開門影評/鬼開門預告自食其力,體面地工作,有尊嚴地活著。

」在後來的公益實踐中,訪貧問苦、捐資助學、扶殘助殘,徐智心一樣都沒有落下,並逐漸成為長泰人津津樂道的「徐媽」。

徐媽認為,公益不應該是孤獨的,她希望有更多的同盟者。

探尋公益新路徑徐智心的公益探索,始於2002年。

經過幾番選址,他們決定在當地石門寨取景。

」徐媽說,經過3年多的發展,這支服務隊得以壯大,吸納了當地企業、學校、機關等各路志願者參與,「每一次志願活動,至少有百人共同參加」。

在徐媽看來,公益不僅僅需要身體力行地參與,還需要不竭餘力地推廣和宣傳。

徐媽決定通過攝影來推動公益。

沉寂已久的阪裡龍柚終於揚眉吐氣。

14年前,從機關退休的她選擇創業,並開始了公益探索,成了長泰人口耳相傳的「徐媽」。

去年5月,徐媽在縣城發起了一場名為《我們的幸福生活》的攝影展。

去年,他們決定轉型,主攻微電影拍攝。

」徐智心說,微電影扶貧,是一個系統性工作,不僅需要挖掘本土故事,還需要做好後續市場對接工作。

」這場公益攝影展在三天的時間裡吸引超過千人觀展。

這部浪漫短片上線後,在長泰人的朋友圈被刷爆。

機緣巧合之下,徐媽結識了一幫年輕創業者。

兩年前,這個以90後為主的大學生創業團隊組建工作室,開始動漫創業。

但漳州動漫土壤貧瘠,他們的創業之路舉步維艱。

那一年,她剛剛從機關退休。

也就是這時,他們與徐媽相遇。

在徐智心的公司,殘疾人員工佔了大半。

這部反映外來人口融入長泰生活的影片一炮打響後,徐媽有了新構想——將微電影與精準扶貧相結合。

殘障人士是她最初關注的群體。

遵循古法釀造的阪裡紅酒或將成為下一個主角。

為的就是通過鏡頭的力量,傳播正能量,讓更多人的生活變得更美好。

」徐媽在走訪時發現,傳統農業是阪裡鄉的優勢。

兩年前,這個以90後為主的大學生創業團隊組建工作室,開始動漫創業。

閒不住的徐智心選擇自主創業,在長泰古農農場創辦了一家塑膠企業。

阪裡龍柚是他們選擇的首個項目。

「阪裡龍柚皮薄、汁多、味甜、果肉化口,更重要的是,它比文旦柚、琯溪蜜柚等主流品種上市時間都要早。

」徐媽說,石格、阪新、新春3個村莊曾大規模種植龍柚,但近年來,不少柚農轉而嫁接琯溪蜜柚,原因是籍籍無名的龍柚難以給他們帶來可觀的收入。

這讓徐媽和她的團隊決定在中秋之前,為阪裡龍柚量身打造一部微電影。

徐媽決定通過攝影來推動公益。

「這裡不僅有成片龍柚,還能夠俯瞰阪裡鄉的田園風光。

」周宇是微電影團隊的發起人之一,在他們的鏡頭裡,娓娓道出了一對情侶因為阪裡龍柚而結緣的愛情故事。

這部浪漫短片上線後,在長泰人的朋友圈被刷爆。

沉寂已久的阪裡龍柚終於揚眉吐氣。

在徐媽的進一步對接下,阪裡鄉龍柚每公斤收購價超過10元,遠高於往年水平。

嘗到甜頭後,徐媽團隊有了更長遠的拍攝計劃。

最近,他們正忙著梳理阪裡鄉的特色農產品,希望打造出阪裡版本的《舌尖上的中國》。

遵循古法釀造的阪裡紅酒或將成為下一個主角。

長泰阪裡紅酒,在當地有數千年的歷史,原料取自土產糯米以及山間天然泉水,每年農曆九月至十一月期間,當地農戶便開始燒紅曲、浸泡、桶蒸、發酵等20多道傳統工序,釀造原汁原味的佳釀。

而它背後更蘊藏著不少動人的故事。

影片甫一投放,便讓阪裡龍柚一夜之間成了「網紅」。

當地大樹鹼面、雷公筍、黑目筍等特產,也都被列入拍攝計劃中。

周宇希望,他們的微電影扶貧計劃能夠獲得官方支持,並希望長泰的有識之士,能夠共同進行劇本創作,攜手講好長泰故事。

未來,微電影與精準扶貧相結合的模式,還將走出阪裡鄉,在更多村莊落地。

這讓徐媽和她的團隊決定在中秋之前,為阪裡龍柚量身打造一部微電影。

今年69歲的長泰人徐智心是影片的發起人。

在長泰大大小小的公益場景中,幾乎都能看到她扛著長槍短炮穿梭在人群中的身影。

這意味著在演員調度上,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與精力。

周宇還記得,在拍攝殘障兒童的戲份時,幾乎每個鏡頭都要拍上整整一天。

春節期間,因為一位外來工演員要返鄉過年,影片拍攝中斷。

但由於缺乏推廣,當地特色農產品大多處於「養在深閨人不識」的尷尬境地。

「經常有人質疑我們,說我一把年紀了還要拍電影,純粹就是玩票,瞎折騰。

」最初,徐媽感到心寒,但慢慢地,她開始從容面對非議。

在徐媽看來,公益不僅僅需要身體力行地參與,還需要不竭餘力地推廣和宣傳。

為的就是通過鏡頭的力量,傳播正能量,讓更多人的生活變得更美好。

而它背後更蘊藏著不少動人的故事。

當前,她正與廈門一家企業對接,計劃引進對方的技術力量,為阪裡鄉開發一款APP,並通過該平台解決農產品市場銷路不暢的問題。

她曾在朋友圈寫下這樣一段文字:「為了表現長泰之美,我們翻山越嶺,起早摸黑,其間的辛苦難以想像。

這部反映外來人口融入長泰生活的影片一炮打響後,徐媽有了新構想——將微電影與精準扶貧相結合。

眼下,周宇正在準備參加即將舉行的海峽兩岸微電影節。

他希望能夠有更多的渠道,推廣扶貧微電影,從而進一步提升傳播效果。

」在後來的公益實踐中,訪貧問苦、捐資助學、扶殘助殘,徐智心一樣都沒有落下,並逐漸成為長泰人津津樂道的「徐媽」。

這些都成為微電影中鮮活的素材。

(本土微電影讓阪裡龍柚一夜之間成了「網紅」)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ovie588 的頭像
movie588

看電影app推薦

movie5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